当前位置: 主页 > 明星系列 > 肏内侄女邬靖靖

肏内侄女邬靖靖

认识尤小刚的人都知道,这位中北影视的掌门人除了擅长于拍摄秘史系列电视剧外,个人的生活也足以谱写一段演艺圈的秘史。他身上最出名的案例当属石小群,想当年,石小姐是浙江小百花艺术团的青年演员,因为长得非常像年轻时的邬倩倩,被他带回了北京,直接包养了十年,并且被他打造成了圈内二三线级别的明星。

而最近的一个案例便是他的内侄女邬靖靖,他老婆邬倩倩的哥哥的女儿,他竟然让这个没有多少拍戏经验的女孩子演起了西施,而这个没什么演戏经历的小姑娘也确实诠释出了此版“西施”的清纯、端庄,从一个柔弱女子到被勾践的复国政治阴谋一次次逼入绝境,邬靖靖把“西施”情感、内心上的变化演得层次分明,表现可圈可点。

可以肯定,尤小刚再次造星成功,而这其实并不是他的本意,可以说那是一晚冲动的代价……

那一晚,当尤小刚回到家里的时候,邬靖靖正穿着睡衣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

当小姑娘看到姨丈回来了,连忙关掉电视迎了过来,低眉下气的说:“你回来了!”然后又殷勤的帮尤小刚脱去外套。

尤小刚瞄了她一眼,嗯了一声,邬靖靖立刻伸手将他拉到沙发前,让他坐下说:“姨父,我给你道歉了!”一边说着,一边乖巧地拉着男人的衣袖。

被小姑娘软磨硬泡了几下,尤小刚前些天的怨气也就放下了“别这样!都是我不好!”——几天前,他在邬靖靖的屁股,结果竟然被老婆邬倩倩给知道了……

听这声音,邬靖靖不敢确定姨父是否真的原谅她了,于是一撇嘴眼泪唰的就流了出来,尤小刚连忙给她擦干眼泪,与此同时他故意将邬靖靖抱在怀中。

“别苦了,宝贝儿,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这样!”

“姨父,你放心,从今往后我不会再提起那件事情了,我一心一意的跟着你,好不好?”

“好,好!咱们都不提了,我会好好待你的,好好补偿对你的伤害!”

“姨父……我要作你的女人……”说着,邬靖靖便把自己的那对奶子紧紧地贴在了尤小刚的背上

透过邬靖靖那身薄薄的睡衣,尤小刚可以看到她高耸的乳房和一条小小短裤包绕着圆圆的屁股,他的裤裆一下子鼓了起来,手也不自觉地攀上了邬靖靖的乳峰,那里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仍可感觉到她的乳头在慢慢地变硬。

尤小刚的心里斗争了一下,说实在的,当大舅子的这个女儿一来到他家,他就恨不得把她摁在床上好好的大肏一番,只是碍于亲戚关系……

今晚是小姑娘主动来勾引自己了,这不能怪我,尤小刚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此刻小姑娘的身体是那么的柔软,散发出诱人香水味,尤小刚的一只手揉搓着她的嫩乳,另一只手从睡衣的下摆中伸进去,从平滑的小腹往摸下,虽然隔着一条小小的内裤,但仍能感觉到有几棵细细的阴毛裸露在外,像几株小草迸发着勃勃的生机,透过小而薄的丝质内裤,可以感觉到阴唇的柔软。

慢慢地,邬靖靖那阴唇处的内裤逐渐湿润起来,看来小姑娘的身体相当敏感,尤小刚还没怎么逗她,小姑娘的嘴里已发出了微微的“啊……啊……”声。

有时候女人的淫叫之声确实是最好的催情剂,比如此刻,尤小刚离开便把邬靖靖抱进了卧室放在床上,迅速脱光了俩人的衣服,两人就这么赤裸相对了。

尤小刚这次可以对这个内侄女做个彻底的了解了:眼前是邬靖靖那袒露的美丽的奶子,好漂亮,好挺立,红润的乳晕也正肿胀着硬起,阴毛覆盖的屄缝不停流出淫液,尤小刚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鸡巴已高高敬礼。

此时的小姑娘已任由他摆布了,尤小刚先是在她黑黑的阴毛处玩弄了一会儿,接着手便覆盖了整个肉呼呼的阴部。

在一阵摸弄后,邬靖靖的两片肥美的阴唇便不停地张合起来,她的阴唇四周长满了乌黑的阴毛,由于沾上了淫水而闪闪发光,粉红色的小肉洞也微微地张开小口排放着淫水,淫水向下已经充满了屁股沟,连肛门也湿了,粉红色的肛门也略微的一张一合。

尤小刚不由得把嘴巴凑到了邬靖靖的肛门边,伸出舌头轻舔菊花般屁眼上粉红的折皱。

舌头刚碰到粉肉,邬靖靖的身子便猛的一颤,“别!别碰那里……好姨父,人家那里从来也没让人碰过,那里好脏。”

“那你要我弄哪儿?”尤小刚故意问。

“前头……”

“前头?前头是哪里?”

“前头……前头就……就是我的小屄嘛!你明知故问吗?”邬靖靖不由得娇淫的说道。

于是尤小刚再次把嘴贴上了小姑娘那丰满的阴唇,并对着那迷人的小洞吹气……

一口一口的热气吹得邬靖靖立刻连打寒颤,忍不住不停地向上挺起雪白的屁股,尤小刚乘机用手托住小姑娘圆翘的屁股,一只手指按着小姑娘红嫩的小屁眼,用嘴在阴唇和屄缝上一阵猛吸,吸得她全身一阵颤抖,淫水不停的涌出,尤小刚又把舌头伸到屄缝里面,在内壁翻来搅去……

邬靖靖禁不住娇喘和呻吟起来∶“啊啊……噢……痒……痒死了……姨父……啊……你……你把我的小屄……舔得……美极了……嗯……啊……痒……屄里好……好痒……快……快停……噢……受不了……”

听着小姑娘的浪叫,尤小刚的鸡巴也变得又红又硬,而且龟头中央的小孔中也流出了一些粘液。

于是尤小刚用力地抱着邬靖靖的屁股,头深深埋在小姑娘的胯间,整张嘴贴在了她的屄缝上,含着她的阴蒂并用舌头不停地来回涮着……

邬靖靖的阴蒂在男人的逗弄下膨胀起来,很快便比原来大两倍还不止。

邬靖靖这时已经陷入疯狂之中,浪叫道:“啊……啊……好舒服啊……快!用力……用力……我要死啦……”

尤小刚接着抬起头又在邬靖靖的乳房上吸吮了几下,才扶着粗大的鸡巴对着小姑娘红嫩的小口送了进去。

只觉得鸡巴被四周温暖湿润的嫩肉包绕着,收缩着的多汁肉壁带给尤小刚无限的快感,他不停地抽送着这个丈母娘家的女人……

此刻的邬靖靖的双腿盘挂在尤小刚的腰间,雪白混圆的玉臀随着姨丈的抽插动作而顺势左右摆动。

在尤小刚插入时,邬靖靖那两片涨大的肥肥的阴唇不停地刺激着男人鸡巴的根部;抽出时,每次都带出了少许淫水。

邬靖靖在尤小刚的抽弄下不住的呻吟∶“哎呀……冤家……好姨父……你真……会干……我……我真痛快……好会肏的姨父……太好了……哎呀……你太好了……美……太美了……我不行了……”

尤小刚只觉得小姑娘的肉壁尽头正一夹一夹的咬着自己的鸡巴,忽然用力地收缩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热潮直冲向自己的龟头。

尤小刚也不想忍耐,就加紧了抽插……

又肏插了两百多下,尤小刚也突然全身一哆嗦,他赶紧用力地把鸡巴顶住邬靖靖的子宫口处,一股股的热流射向女孩的子宫深处。

邬靖靖被尤小刚的精液烫得全身直颤,无力地躺在床上,她的第二次高潮很快来到了。

好一会儿,尤小刚才从邬靖靖的屄缝里抽出半硬的鸡巴,小姑娘脸上的红晕仍未退尽,俩人四目相对,尤小刚便对邬靖靖说到:“靖靖,吃饱了吗?”

邬靖靖不由得娇羞地说:“你刚才那么凶猛,差一点被你给干死了!”

尤小刚笑了笑说∶“我凶猛?你自己刚才就是一副荡妇的模样。”

邬靖靖不依不饶地在尤小刚的胳膊上拧了一把,说:“不来了,人家还不是被你给逗的?干人家那么狠,还说话糗人家。说真的,人家要跟你说一件事。”

“是不是又要来一次?”

邬靖靖翻了尤小刚一个白眼,说道:“你真是一个色情狂,人家跟你说认真的……”

“靖靖,好好准备一下,过几天就带你去剧组看看”尤小刚自然明白小丫头想说什么……

-----------------------------------------------------------------------------------------------------------------------
热点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