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明星系列 > 杨千嬅料理

杨千嬅料理

“琳现在的情况如何?”进入这间东魅餐厅的办公室后,这是我的第一个问题,自己也觉得自己无礼至极,因为面对着我坐在大班椅上的,正是现今乐坛的大哥大、人称“谭校长”的Alan Tam!

谭校长望一望站在身边的女人,就是从医院带我来这里的女人;琳没有跟来,只是被那个女人的手下安排到医院的另一面去,因此我很关心琳现况。

“丽娜,这小子信得过吗?”谭校长又盯着我而问那女人,而他得到的答复是:“姑勿论他的意向,但他刚才干得柏芝欲仙欲死,性能力非凡,而且与那个叫念心王的人有怨,他会帮助我们……”

“喂,等一等。”得到插嘴的机会,我叫道:“我只想知道琳现在怎么了!”

谭校长第一次正式和我说话:“那小姑娘中毒太深,正在那间明星医院观察中,当然若你肯和我们合作,你和那小姑娘都会没事。”

“这算威胁吗?”

谭校长笑笑:“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只不过我们帮你决定好合约内容罢了;我保证,要是你干得好好的,甚至你会收到额外的酬劳。”

不能说笑,一,琳还在他们手上,二,或许这能知道念心王等人的下落;我谨慎地问:“那你要我干什么?”

这次换了那个叫丽娜的女人发言:东魅娱乐一向都有与以前我们的组织合作,但自组织瓦解后,东魅旗下的女星反被念心王的手下骚扰,其中艺人韩君婷及女优黄敏烨更被强奸了,东魅自女王的徙弟李珊珊口中才得知念心王已经投靠了英皇娱乐,将对其他娱乐圈女星不利。

“你可以说我们以牙还牙,也可以说自保。”谭校长说。

“那么你们想我‘干掉’英皇的女星、歌手?”

“不一定,总之有需要,其他公司的女星一律不放过;你行动及起居的一切费用,我们负责。”

终于谈到报酬了,其实我一点也不志在,反是可利用他们帮我做点事:“没问题,但你们要帮我找一个易王的人,还有琳必须得到完全的治疗。”

“这个没有问题。”

忽然看到杨千嬅的相在谭校长的书架上,我笑说:“另外我要干干杨千嬅!”

谭校长和丽娜都吓了一跳:“而且我还要有美食伴随的那一种!”

“恐怕没可能做到……”轮到谭校长谨慎地回应,但我却说:“不要小看我对娱乐圈的认识,杨千嬅虽然是其他唱片公司的歌手,但她亦与贵公司有经理人合约,要‘动用’她其实不是一件难事。”

谭校长静心地考虑我的条件,他认为这条件来得太大了,但话说回来,杨千嬅并不是公司的歌手,也可以答应:“好吧,我们安排一下……三日后的深夜,你再来这餐厅!”

言下之意,我们的合约成立了!

三日后……

再次到来餐厅,丽娜的手下已经开门恭迎我了;真好,服务一流,未享用宵夜已经有靓香槟饮,等了一会,丽娜终于领着手下由厨房进来,一副侍应的模样对我说:“霸邪先生,我们为你准备的宵夜是中、西、日式点心,请慢用。”

丽娜她们退出了,我立即站起,只见赤裸裸的杨千嬅正苦涩地躺在餐车上,双手反剪在后的她身上,尽是精美的点心;杨千嬅的嘴巴被餐巾捆着,上面都是香浓的瑞士巧克力,肩上的都是奇异果,最特别的是杨千嬅的胸前放着的却是好象叫草莓的生果吧,还有奶油围边。

再来的就是中式了,不过只有一种甜酥饼,但香味还算不俗;至于我最着眼的是杨千嬅的下身,是日式的料理,杨千嬅阴毛洒满了紫菜碎和刺身的海草,而她的大脾上都是新鲜的日本海鲜刺身。

被人弄成这样,杨千嬅其实极度不愿意,可是谭校长应承了她,若她愿意牺牲一次,接下来开的戏都会找她做女主角,无疑是一个上位机会;杨千嬅明白她出道已经有不少年,但演技一向口碑不是太好,至于唱歌方面,一直也超越不了陈慧琳和郑秀文,而且容祖儿甚至Twins等亦对她构成威胁,杨千嬅想到此,惟有答应。

但杨千嬅她想不到的,她要被供奉的人,却是去年淫玩了她的男人,而且这男人,更联同冒牌的郑中基,骗了她的感情,杨千嬅苦恼得很,可是身上尽是食物,加上双手双脚被绑,又开不了口,只好强忍。

杨千嬅其实不明白,正因我玩过她,这次我才点名要她;把嘴巴凑近杨千嬅面前,杨千嬅侧过头来,在那些高级巧克力跌下前,我的嘴巴已经贴上杨千嬅的嘴,用舌头挑起一粒巧克力入口中,入口即溶,而且是醉人的酒心功克力。

我吃了其余的几粒,十分满意,把绑着杨千嬅的餐巾拿走,杨千嬅竟开口求我:“求求你,放过我,我不想受此屈辱,求求……嗯嗯嗯……”讲多无谓,我把舌头伸入杨千嬅口腔内,杨千嬅万分不愿,极力用舌头抵抗,可是反而把我舌上的酒味舔去,而且杨千嬅一个女流之辈,力量怎及我,杨千嬅稍稍退缩,我顺势就把舌头在她口中打转,杨千嬅的舌头、牙齿、口腔尽是巧克力、酒精和我口水的味道。

抽出舌头,杨千嬅咳了几声,难过地流泪,但这只不过是前菜罢了,舌头在杨千嬅的锁骨上一扫,就把一排奇异果果粒扫入口中,果然是上等的生果,酸甜得宜,加上杨千嬅的体香,令我回味无穷!

杨千嬅知道再怎样说,我也不会放过她,只是紧张地注意我的行动,在我舔动她的肩膊时,杨千嬅她的身体开始热起来了,因为我的舌头越来越近她的第一个性感带-乳头;杨千嬅紧张也是无补于事,我也开始品尝她胸脯的另一种生果,杨千嬅已经发出阵阵的呻吟声。

我一向不喜欢草莓,所以嘴在杨千嬅胸前就把草莓啜了落肚,顺着把杨千嬅的乳头吸啜着,双唇紧夹着她的乳峰,只听到杨千嬅一边叫“不要”,但又不停喘气和呻吟,乳头也在我口中怒涨起来。

“不要啊!好刺激啊!啊啊啊呀 ~~ 很刺激 ~~~   啊啊呀!”拨开杨千嬅另一面的草莓一看,她的乳头果真变得与草莓一样红,把口抽离,让杨千嬅得到短暂的喘息机会,即时再吃去她乳房上的奶油。

奶油铺满在杨千嬅的乳房上,加上红红的乳头装饰,活象两个奶油蛋糕一样,引得我大口大口地咬下去,痛得杨千嬅哭起来,在她乳房上留下一个个牙齿印后,我又不停用舌来回地舔奶油,舌头飞快扫过杨千嬅的乳头,杨千嬅的哭泣又转化成放浪的叫声;把杨千嬅乳沟内最后加入了香汗的奶油一起吃下,西式甜品都吃完了。

接下来到中式点心了,虽然只得一样甜酥饼,但那些酥饼也是上等的,放入口中感到松化无比,厨房师傅手艺一流,我忍不得要把留在杨千嬅肚皮上的酥皮都用口吸食落肚;嘴唇吸啜在杨千嬅的肚腩上,从入口的酥皮以及她的汗水中,可以感到杨千嬅的体温很高,她之前一定被我弄得刺激,而且酥皮都是零零碎碎的,使得杨千嬅有痕痕痒痒的感觉,我一边品尝,她一边发出“嗯嗯”的呻吟。

杨千嬅十分迷茫,身上的食物已经被吃了一半,自己最初所感到的羞辱竟也减了一半,取而代之的是快感,而且不是普通的性爱快感,而是一种被虐待的快感,她的理性使她也感到自己很变态,不过已经不能再回头了。

我象食家试食一样先喝一口水把先前味道冲淡,以免影响接下来主菜日本食物的味道,不过杨千嬅的体香还留齿缝中,挥之不去;至于杨千嬅她则在耻辱、痛楚、兴奋以及自责下,已经耗去大量体力,跟着下来我也不会让她有时间舒缓的。

“这……这里……啊啊啊……”杨千嬅叫了出来,她心想:“终……终于来了……”就闭上眼承接下体开始传来的刺激;我单是用手扯她的阴毛,杨千嬅也已经顶不住,接下来她会怎样?我很有兴趣想知。

我手指沾着了紫菜碎,啜了一啜,即时整个人伏在杨千嬅的下体,把紫菜和海草都食下肚,顺便舌头通过杨千嬅的黑色草丛,舔着她的阴肉,令到杨千嬅酸酸软软;舌头随着杨千嬅下体的曲线向下溜,汗珠与食物成了我肚中之物。

“咦?原来这里有一卷日本手卷?”舔至杨千嬅的阴户,我才发现,竟有一条紫菜手卷插在杨千嬅她的阴道内,手卷已经插入了一截,其余青爪丝、饭粒、牛油果等都露在外,我高兴得立即用嘴吸着杨千嬅的阴唇,想把手卷吃下。

怎料舌头一顶,反把手卷顶入了她的阴道,杨千嬅立时大叫:“不要啊!哗哗……好……好刺激……啊啊啊呀!不要再顶……啊啊……”但当我把手卷咬着扯出时,杨千嬅又叫苦连天:“啊啊啊……停手!不要再拉了!啊啊啊……放过我……放过我……啊啊啊呀 ~~~”

的而且确,包着手卷的紫菜不是平滑的,而是比较凹凸不平的,紫菜磨着杨千嬅的肉壁而过又出又入,自令她受不了这种刺激,加上早前被我挑弄而起的兴奋,杨千嬅再也忍不了,淫水都分泌出来,手卷被我越食越短,我就越来越品尝到杨千嬅阴液的味道,原来日本饭不单要加上醋才好吃,还有加上女性的密汁!当我用舌头伸入杨千嬅她的阴道舔去饭粒再抽出时,杨千嬅也泄身而出了。

“啊啊啊啊呀 ~~~”

杨千嬅躺着急速呼吸,她以为可以得到休息的机会,谁知即时阴唇又传来火辣辣的感觉,因为她的阴唇上被我涂了一层青色的日本芥辣,当然,杨千嬅大脾上放满了新鲜的鱼生刺身,没有日本芥辣又怎样吃?

把一块块刺身抹过杨千嬅的阴唇,使她原已经薄弱的阴户更形敏感;日本芥辣的辛辣程度本刺激着杨千嬅的神经,再被我用鱼生刺身撩拨,杨千嬅更被刺激,体温上升,阴肉的血液流动得更快,反把日本芥辣吸收得更多,兴奋更大。

“唔……食完鱼生刺身应该要喝一点日本清酒吧。”

“嗯……啊呀……啊啊呀……啊啊啊……”杨千嬅就只有不停淫叫,任由我大玩特玩,把清酒灌入她的阴道内,酒精迅速进入她血管,杨千嬅又多了一重醉意,即使我用舌头舔喝着清酒,杨千嬅她都任自己的性兴奋驱使淫叫,所挤出的淫水,混着清酒,我一口气喝下去。

“啊啊啊……我热啊……啊啊呀……我好热啊……啊啊啊啊……”

见到杨千嬅已经兴奋到极,就把她的双脚解绑,当然也让我期待而久的“弟弟”放出来,与上次不同,今次只有我一个人干杨千嬅,我抓着她的脚腕,我就把阳具插去她的阴道。

“啊啊啊啊啊啊呀!好……好爽啊!入啊!啊啊呀 ~~~ 入……入……再入一点……啊啊啊啊 ~~~”杨千嬅大大声叫床。

“哗哗!”我也叫了几声,因为一些日本芥辣沾了在布满神经的龟头上,果真痛得无比,我立即飞快抽插,务求尽快擦去芥辣,不过杨千嬅的阴道与上一次并没有分别,还是一样的窄,看来她自上次后再没有性交过了;幸好杨千嬅的淫水和清酒,为我的龟头清洗了不少芥辣,但同时间我也吸收了不少酒精。

我也微微感到醉意,就把杨千嬅反转身,使她伏在餐车上,阳具在杨千嬅她的阴道内打了一转,即时使劲冲击她的穴心,令杨千嬅淫乱狂叫:“啊啊!用力插!啊啊啊!再……再插我穴心!我要泄!插死我……啊……啊啊啊!又中了!爽死我了!啊啊啊!我泄……我泄!啊啊啊呀!”

为令抽插力量更强,把杨千嬅拉后一点,双手就从后榨着杨千嬅的奶,乳房上残留的奶油令她的双乳滑滑白白,更有手感,即把她拉起狂搓,但杨千嬅除了淫叫和摆腰的力量外,都已经无力,软着身体了,连站也站不稳,结果由我的阳具支撑我们两个人的站立后插体位。

“啊啊呀 ~~~ 爽啊!啊啊啊呀 ~~~ 爽死我啦!”

“小千嬅还记得我‘弟弟’吗?”

杨千嬅猛力点头:“记……记得!啊啊呀!你干得小千嬅很爽……啊啊啊啊……再用力干我……干死我……啊啊……爽死了……啊啊啊 ~~~”

“回味我的精吗?”

“是……啊啊啊啊……请快射我……啊啊……射我!射死我!”

“射在哪里?”

“射在小千嬅里……啊……啊啊啊啊啊 ~~~”杨千嬅大叫一声,子宫内都是清酒、芥辣和我的精液。

……

一直用摄影机在看的四个人都看了整个“千嬅料理”的过程,其中丽娜看完偷看其余三个男人,不禁暗暗称奇,那三个男人看了这么刺激的画面竟可以若无其事。   而最先开声的是一个姓曾的男人:“想不到这家伙会这么厉害,我个人绝对认为可以用他。”

“等等。”第二个男人插嘴:“但不知他可念心王还有没有关系,观察他多一段日子才安全。”

“陈阿叻,我始终觉得他OK!”

“喂,老曾,你不要急于要向老千商人报仇而急于决定。”

这时谭校长才第一次出声:“唔……或许让霸邪先干一点任务,再考虑吧。”

其他二人都点头称是,谭校长又说:“丽娜,拜托你安排了。”

“系!”

-----------------------------------------------------------------------------------------------------------------------
热点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