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明星系列 > 社会写实档案瓜瓜肛交记

社会写实档案瓜瓜肛交记

(第一章)花中花

“希望大家下礼拜的同一时间继续收看,钻石舞台……”瓜瓜与一哥做完谢幕,到了后台讨论待会的节目。

“瓜瓜,最近新开了一间花中花,里面的小姐可幼啦!我们就去那啦!”一哥道。

“操!最近节目收视率一直落后那个小宪宪,你还有心情去喝!”瓜瓜道。

“别假,你最近不是跟秀秀吵架吗?现在正好……嘿嘿!”一哥道。

“干!别提那女人,走啦!”瓜瓜道。

过了不久,兄弟两人的车子就驶进了闹区的一栋大楼下,闪亮的的红色霓虹灯闪烁着《花中花》几个大字,泊车小弟马上驱向前来∶“先生,两位吗?楼上请。”

一哥把钥匙丢给小弟,就熟门熟路的带着瓜瓜上楼去了。

一进大厅,妈妈桑马上迎了上来∶“一哥,是您呀,这不是瓜哥吗!欢迎,欢迎。”

“最近有什新货?瓜瓜最喜欢幼齿。”一哥边问,边看着瓜瓜。只见瓜瓜淫笑着,一副同意的样子。

话说完两人猴急的进了厢房,点了一桌酒菜,一哥吆喝道∶“给我跟瓜瓜上小妞来!”妈妈桑招呼道∶“小风,小雅,小璇,小海,进来见客啦!”一下子四个少女一字排开,站在瓜瓜与一哥的面前。

“小璇,就是你,我最喜欢你这型的。”瓜瓜赖着淫笑说道。

“唉,小瓜子只要一个吗?好吧,其她三人我包了。”一哥说道。

“那各位慢慢享用,我先出去了。”妈妈桑说完笑着出去了。

小璇长得非常成熟,有着傲人的丰胸肥臀,红润的嘴唇配合细眉大眼,瓜瓜看到她,不禁想起了国中时代。

开始发现自己可以射精时,就爱上了自己的级任导师,常常在她上课时偷偷的在课堂上手淫,有一次还差一点被发现了。而且自己功课不好,每一次都被叫上台打屁股,只要是老师打的,自己竟会生出一丝快感来。

小璇真的像极了老师,在跟小璇调笑之间,瓜瓜问道∶“你愿不愿意跟我出场?”

“那看瓜哥的诚意了,我怎么知道瓜哥是不是真心的?”小璇撒娇道。

“一百万怎么样?够诚意吧!”瓜瓜道。

小璇心中狂喜,“肥羊上勾了。”一边说道∶“那人家就随你罗!”

“哈哈!真的随我吗?”瓜瓜淫笑道。

“那当然罗!”小璇道。

(第二章)不堪回首

凌晨三点,瓜瓜带了小璇走进了五星级的丽晶大饭店,值夜班柜台阿杰亲切问道∶“是瓜哥吗?您常在这时间来本店消费嘛!”

“你别多话,老规矩。可别弄错了。”瓜哥道。

两人很快的被带到一间豪华套房中,小璇一见∶“瓜哥果然好气派,你看电动窗帘、电动按摩椅,还有电动……”

瓜瓜马上接话∶“床!”说着,马上粗暴的吻起了小璇来。

“瓜哥,不要这么急嘛!”小璇道,心中却想∶‘这色鬼,老娘还没骗光你的钱就想干,作梦!’

可是瓜瓜并不停止他的动作,反而越来越粗暴,还开始撕起小璇的衣服来。

小璇一看情况不对,往门边跑去,可慢了一步,被瓜瓜挡了下来。

“瓜哥,你弄痛我了。”小璇颤抖的说道。

“干,出来卖就是婊子,怕什么痛!”胡瓜狠狠的斥喝。

小璇禁不起这么大声的怒斥,吓得尿了出来。瓜瓜一见,反而更加狂暴,就在门边撕光了小璇的衣服,并且把小璇丢到床上去。小璇这时已六神无主,就只有等着交合。

这时瓜瓜扑了上来,开始强吻小璇,双手也不闲着,用力捏着小璇三十八寸的巨乳,小璇的乳房被捏出一条条青紫的指痕。

小璇狂喊道∶“住手,我男朋友是海军陆战队的,我叫他打死你!”

“海陆?操!我以前也是海陆的。”说罢,却把小璇翻个身,手脚固定在床的四角上。

海军陆战队,瓜瓜不禁想起了那段日子,“永远忠诚”,是他踏入陆战队看到的四个大字,那时他心里充满了荣誉感,没想到,因为自己的体能落后,就被老班长叫到操场体能特训。

“胡狗雄,左去右回。快!”班长道。

“胡狗雄,伏地挺身预备,一,二!”班长道。

“班长,我……我实在不行了。”瓜瓜道。

“不行,军人除了生孩子,没有不行的,你不是个娘们吧?”班长操着乡音道。

“我不行了,再操下去我不当男人了。”瓜瓜道。

“不当男人,你奶奶的,如你所愿。”班长操着乡音淫笑道。

想不到就这样……瓜瓜回过神来,奸淫的看着眼前的猎物,说道∶“我可是你男友的学长呢,婊子。”接着打开了早已准备的婴儿油,抹在自己六寸长的阳物跟套子上,一面笑着说∶“马上让你吃顿饱。”

瓜瓜举起了阳物,开始在小璇的肛门附近磨擦,小璇求饶道∶“瓜哥,不要插后面,我会痛死,求求你!”

可瓜瓜不领情,说道∶“婊子,你的前穴早被操烂,我就是要插你的处子后穴。”之后,变本加厉的往小璇后颈咬去,接着就把阳具一挺,插入肛门,直抵花心,小璇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

‘当初,我也是这样叫的。’在插开小璇的菊花之后,回想起当时的情节。

老班长把自己绑在单杠之上,正想求饶,没想到班长竟脱下了瓜瓜的裤子,瓜瓜叫道∶“班长,你要干什么……啊!”话没说完,瓜瓜的菊花就感到一阵剧痛,瓜瓜只有发出像杀猪的叫声。

可班长毫不容情,越插越猛,还答起数来∶“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答到八时,还深插了进直肠中。

班长淫笑道∶“胡狗雄,扭起腰跟着答数,不然我就废了你。”说罢用手紧抓瓜瓜的双丸。

瓜瓜又痛又怕,只有顺从。“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啊!”

每一个深入,瓜瓜便忍不住的惨叫,可是只有加深班长变态的快感。

就这样被插抽了数十分钟,班长用力一顶,瓜瓜感到班长又顶入直肠,而且还射入一股浊热的液体,瓜瓜这时已被操到全身没力,只好任由班长再进一步的变态行为。

班长射精之后,拍了瓜瓜一下屁股道∶“爽!胡狗雄,你的屁股是我操过最紧的,你以后就当我的‘女人’,天天操穴。哈哈哈!”

这时传来一阵威喝∶“李班长,你在干什么!”

老李一惊,马上答道∶“报告长官,我正在操穴!……不是,我在操练这个新兵。”接着回头一看,又大声干了出来∶“操!老冯,是你呀!吓死我了!”

冯班长淫笑道∶“老李,想当年抗战剿匪,我们兄弟两向来有福同享,今天怎自己爽起来,不通知一声呢?”

老李答道∶“兄弟,你来了就别计较,我哥儿们一起练个‘刺枪术’吧!”

老冯凑到早已虚脱的瓜瓜身边道∶“娃儿,今日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刺枪术’!”

冯李二人把瓜瓜带到了一块训练穿越障碍的横木上,喝令道“趴在上面!”

接着熟稔地用鞋带绑住瓜瓜双手,又把阳具跟手绑在一起,令道∶“腿张开!”

瓜瓜早已吓掉了魂,只有服从命令,这时的瓜瓜就象庙里的猪只一般,供李冯逞欲了。

这时老李站到了瓜瓜的面前,掏出阳具,说道∶“老冯,准备好了,前进突刺~~刺!”在喊“刺”的同时,李冯同时进攻,前后插入瓜瓜的嘴巴跟肛门之中。

瓜瓜感到比先前更巨大的阳具刺入肛门,同时一只腥臭的阳具插入嘴巴,更感觉比之前的痛苦加了十倍,只有发出“呜……呜……”的哀号。

这时老冯大声抗议∶“老李,太慢了,这怎操得爽!”

老李淫笑道∶“好好,马上改进。”

就这样,三人从基本刺一直练到第二交袭刺。

往后的日子,瓜瓜就成了李冯班长的“女人”,别的弟兄不知情,还以为他特别得班长欢心,只是他们不知道,每次瓜瓜被叫去出公差、吃宵夜时,就是瓜瓜菊花开的时候到了。只是瓜瓜竟慢慢习惯了被插被干的感觉,也从中生出乐趣来,就这样一直被干到退伍。

瓜瓜更加速了在小璇肛门的插抽,小璇惨叫声更激起瓜瓜的性欲,就这样插抽了几百下,瓜瓜终于泄了,瓜瓜把阳物拔了出来,没想到“哗啦”一声,小璇的屎尿也跟着泄了出来,留下满地污物。

瓜瓜捏着鼻子,说道∶“你没告诉我你失禁呀!操臭死了!”接着把套子一抛,丢进垃圾桶里,再道∶“臭婊子,能被我这个大明星干是福气,以后也可以多卖几文。”接着就把一千元丢到小璇面前∶“臭婊子,拿去,操前面一百万,后面一千元。哈哈哈哈哈哈!”接着得意地扬长而去。

(第三章)有钱能使鬼推磨

“王大经纪,找我有事?”瓜瓜吊儿郎当问道。

“瓜瓜,事情大了,前阵子你是不是干了个叫小璇的女人?”王君问。

“真不愧是王大经纪,这你也知!”瓜瓜笑道。

“干!那女人找上壹周报的记者,还上法院控告你强奸她。你还不知道?”

王君道。

“这该如何是好!”这时瓜瓜开始紧张起来。

“放心吧,你这棵摇钱树我不会放弃的,只不过……”王君道。

“君哥,只要您救我,多少钱都可以!”瓜瓜哭起来哀求。

“好,一切包在我身上。”王君道。

“叩叩……”

“进来。喔,是君哥呀,有何贵事呀?”许总编笑着说。

“还不是为了瓜瓜,你就高抬贵手,放他一马吧!”王君道。

“瓜瓜可是强奸犯呀,人证物证俱备,你看!”说罢带着王君走到冰箱前,打开冰箱,只见一个用塑胶袋包着的套子,里面还残留着黄褐色的液体。

“这可是小璇小姐交给我的,只要落在警方手中,嘿嘿!”许总编奸笑道。

“我知道了,三百万够不够?”

“这样我还忘不了呀!”

“五百万,不能再加了!”

“你们瓜瓜这几年只赚了这些吗?”

“好,八百万,买你的套子跟报导,支票在这,要不要随你!”

“君哥,瓜瓜怎么可能强奸,一定是那***污陷他。”

说罢两人相视大笑。

“包法官,有人要见你。”

“叫他进来。”法官答复着。

“包法官你好,我是瓜瓜的经纪人王君,这是我的名片,请多指教!”

“唷,你是瓜瓜的……我不认识什么瓜瓜呀!”

“就是胡狗雄啦,法官大人!”

“你说那个强奸犯呀,我已经准备主持正义了。您有何贵干呀?”

“最近天气热,受瓜瓜之托,带两篮胡瓜来为法官大人消消火,好让大人能明察秋毫,为百姓伸张正义!”说罢拿起一个胡瓜,篮子下马上并出了一道道金光。

“哇!这胡瓜真实在,有几公斤重呀?”

“少说二十公斤。还有这包装纸也印得精美,请您看看!”

法官拿起了纸,顺口念道∶“台湾银行,凭票支付一千万元!”

“这包装纸确印得精美,值得收藏。法官是不能收受礼物的,不过你这么诚意,我就收下篮子跟包装纸,其他你就带回去吧。”

“那瓜瓜的案子……”

“那种烟花女子的话能信吗?我自有定夺!”

“那一切拜托了。”

“君哥,事情办得如何?”瓜瓜急着问。

“放心去开庭吧,一切都搞定了。”王君道。

(第四章)小璇的下场

“被告胡狗雄被控强暴案,查无实据,本庭宣判胡狗雄无罪。退庭!”

“不公平!酒家女也有人权呀!瓜瓜仗着有钱,买通了一切,你这个狗官,一定收了狗雄的钱,狗官!”小璇歇斯底里的叫道。

“放肆!扰乱法庭秩序,我判你拘留二十四小时。”

法警听了命令马上抓住小璇,关进了拘留所。

经过一天的疲劳,小璇终于出了拘留所,正想叫车回家时,忽然两个彪形大汉,一前一后把小璇丢上了一辆车。

“救命呀!”小璇拼命叫着。

“婊子,封她的嘴。”一名大汉马上用手帕塞住小璇的嘴巴,小璇现在只能呜呜的闷叫了。

很快的,他们把小璇带到了一间大宅,小璇马上就被脱光并五花大绑吊了起来,这时一个男人走了出来。

“胡狗雄,是你!”小璇想叫,可是嘴已被换上一颗高尔夫球塞住。

“惊讶吧!敢告我,我就毁了你。”瓜瓜狠狠的道。

“兄弟们,上,操爆她!”瓜瓜令道。

这时几个男人早已等不及似的扑了上去,小璇前后罩门再度被粗大的阳具插开,这时小璇感到乳头一阵冰凉,两支针筒同时刺入了小璇的双峰,瓜瓜说道∶

“今天不仅操爆你,还要让你上毒瘾,成了药人后,就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这时小璇痛苦的感觉慢慢消失,随着两个男人前后插抽,小璇谢陷入前所未有的快感之中,阴部开始一伸一缩,肛门也跟着插抽的节拍缩放,两男惊呼道∶

“这女人真是淫荡,伸缩得好爽,还流汁呢!”

就这样,小璇日夜被奸淫和注射毒品,完全受了控制。

这一天录完影,瓜瓜翻开报纸,‘李璇璇吸毒被逮’,瓜瓜心想∶“干,供出我就糟了。”马上打了通电话。

“是,是!瓜哥吩附到,还有什么问题。”蔡组长放下电话,就跟左右说了一下。

“是,组长,犯人马上带来。”

“小璇,你是吸毒才进来吧?不过想死还是进勒戒所都在一念之差呀。”

“组长,你的意思是……”

“如果你敢供出瓜瓜,你就是畏罪自杀;反之,就可入勒戒所。”说完拿出配枪插入了小璇的阴部。

小璇吓得上下皆湿,只有答道∶“我不想死,我不会说的。组长,我的瘾又来了,可不可以……”

“只要你配合,有什么不可以的?呵呵呵!”组长淫笑着,就当场把小璇压下去插抽了起来。

后记∶小璇最后因为吸毒入狱,瓜瓜还在主持界耍贱。到当前为止,好象还是天网恢恢,疏而会漏,希望读者自醒之。

-----------------------------------------------------------------------------------------------------------------------
热点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