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明星系列 > 初欢之优雅陈数

初欢之优雅陈数

说到孙周,陈数说他是一个很特别的导演。“拍戏的时候,孙导不喜欢喊停,如果他觉得好,直到你把剧本上本场戏的最后一句台词说完,他也不喊听,他会让演员继续沉浸在那种状态里。开始我不太适应他这种方式,几场戏下来,感觉非常好。有人说孙周是中国导演里最帅的,做演员肯定是偶像派,我觉得他其实是实力派,因为他特别懂得怎么调动和保持演员的状态。我特佩服他,因为他挖掘出了巩俐不同以往的美,特别是《周渔的火车》我也希望孙导挖掘出我不同以往的东西。”

从陈数的言语中,可以看到她对导演孙周的钦佩之情。在陈数的心中,孙周是个很特别的导演,这种特别,刻骨铭心……

作为孙周导演阔别荧屏23年的回归之作,29集都市情感剧《相思树》倾注了他全部的心血,我们可以看到这部讲述当代都市男女情感历程的电视剧有着极其细腻的描绘方式和很强的现实折射性,因此很快就吸引了很多观众的关注,剧中几位主演的表现也在观众中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其中陈数扮演的尚洁是争议声最高的一个角色,而尚洁在剧中的一举一动也成了大家讨论的焦点。

而留给我们印象最深的是陈数在《相思树》中有多场醉酒戏,可能也是陈数在自己的演艺生涯中最“酗酒”的一次了。而对扮演者陈数来说,这些醉酒戏完全是一场场 “折磨”陈数表示,“我平时在生活中不喝酒,更没有过醉酒的体验。”

对于这场生拍出来的醉酒戏,陈数表示“还是很感谢导演的指点,我记得那场戏孙周给我讲了很多,比如身体的晃动啊,眼神啊,很多细节。不过还是挺难把握那个度的,所以导演还是劝我,如果喝一点酒可能会顺利很多……”

于是每每在别人已经安安稳稳的靠在枕头上的时候,他们却还在剧组的某间房间里切磋着,对于一个年届三十的单身成熟女性,整天面对着导演孙周,这个刚过五十岁,长相高大魁梧,却仍然很有男人味的异性,能把持得住才是其怪的。

导演孙周更是一个感情丰富的男人,曾经和巩俐的那一段情,让人印象深刻。此刻面对着陈数这样一个优雅熟女,他丰富的感情完全化作了对她无微不至的关心疼爱。在他柔情的目光中,陈数获得了无比的幸福,于是一杯杯酒变得不再苦涩了……

要知道,醉酒的女人是最迷情的,孙周终于忍不住关上了门……并趁着美丽优雅的陈数疑惑惊慌之际,一把搂住了她,无论陈数怎样挣扎,就是不松手。

小女人雪白的小手死命地推拒着孙导那雄壮如牛的身躯,可是哪里能摆脱他的魔掌。

陈数仿佛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不住地哀求道:“周导…你…你要干什……么?…啊……快…快放手……求…求你放…放手……”

其实陈数对孙周是颇有好感,面对着身边一个个熟悉的娇柔女孩变成了陌生的风流少妇,而自己却依然在独守空房时,她的耳中经常会回想起男女欢爱的呻吟的幻觉,这出自内心深处的婉转娇啼的期望,常常令陈数脸红发烧。

自从进入了《相思树》剧组,她经常想,要是自己能有个像孙导那样的真正的男人该多好。更有的时候,陈数也会幻想自己正躺在他的身下……

但这一切过去仅仅想想而已,她自己也没有希望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此刻的一切,却如此真实……

孙周一面箍紧陈数纤细柔软的腰肢,一面淫笑道:“嘿……嘿……小美人儿,我想你好久了,别怕!你还没尝过那东西的滋味吧?待会儿我包管你欲仙欲死……”

陈数一面羞红着俏脸忍受着他的淫言秽语,处女的自尊也使她一面用羊葱白玉般的雪嫩小手勉力推拒着这个欲火攻心的男人那宽厚的肩膀,并拼命向后仰起上身,不让他碰到自己成熟丰满、巍巍高耸的柔挺玉峰。

可是,时间一长,陈数渐渐感到力不从心,她知道不会有人来救自己。

这个男人温柔抱着自己,他身上所散发出的异性味道让她心跳不已,陈数开始有点绝望了……

陈数推拒的力气越来越小,孙周却开始收紧他的手臂,并终于把惊慌美丽的处女那贞洁娇挺、柔软、丰满挺拔的乳峰紧紧地压在了自己的胸膛上。

“嗯……”

陈数一声娇哼,感到有点喘不过气来。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一个异性与自己这么接近,那股成熟男人的汗味直透芳心,她感到头有一点晕,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美丽清纯的处女芳心又羞又急……

孙周的欲望变得越来越强烈,只觉怀中的绝色大美人儿吐气如兰,娇靥若花,一股处女特有的体香沁入心脾。胸前紧贴着两团急促起伏的怒耸乳峰,虽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仍能感到那柔软丰满的酥胸上两点可爱的凸起……

他渐渐感到热血上涌,一弯腰,不顾陈数的挣扎,把她抱了起来。

美艳绝色、秀丽清纯的陈数羞红了脸,她越来越绝望,娇躯越来越软。她娇羞地闭上自己梦幻般多情美丽的大眼睛……

终于,孙周下定决心抱着这个绝望的大美人儿走到床前,把娇羞无奈的陈数压在身下。陈数羞愤难抑,哀求道:“孙导……你……你不能……这样……求……求……你,放开我……”

陈数被压在床上,死命地挣扎,可哪是他的对手,他张充平日满带微笑的脸此刻已幻化成满是邪欲的脸吻向她绝色娇艳的俏脸,吻向她鲜红柔嫩的柔美樱唇……

陈数拼命地左右摇摆,并竭力向后仰起优美白皙的玉颈,不让他一亲芳泽。可是这样一来,那一对本就娇挺怒耸的美丽乳峰也就更加向上翘挺……

孙周两手就势隔着一层薄薄的洁白衬衫握住了陈数一双柔软娇挺的乳峰……

“嗯……”

陈数娇羞的一声嘤咛,芳心一紧,羞红了脸,“别……别……这样……放……放手……你……不能这样……”

他那两只粗大有力的手掌覆盖在陈数白嫩娇美的乳峰上,隔着一层又薄又软的衬衫轻揉抚着,瓷意享受着身下美丽圣洁的清纯处女娇羞挣扎……

陈数娇躯一震,芳心一阵迷茫,长这么大,还从未有过男人这样直接的抚摸自己,更未有异性碰过自己那柔美娇挺的怒耸乳峰,给他这么一揉,不由得玉体娇酥麻软,芳心娇羞无限……

他老练而耐心地揉抚着陈数高耸娇嫩的乳峰,温柔而有力。

孙周渐渐地觉察到被压在身下的陈数那双不停挣扎反抗的小手已不是那么坚决有劲了,并且,随着他在她那怒耸椒乳上的揉摸轻抚,陈数那娇俏的小瑶鼻的呼吸越来越重、越来越急促,那美丽羞红的玉首已不再死命地摆动,她渐渐变得温顺主动起来。

他欣喜若狂,一方面继续不动声色地用一只手继续握住陈数饱满娇挺的乳峰揉摸,另一只手却开始向下摸索……

陈数羞涩不堪地感到一只魔手从她高耸娇挺的乳峰上向下滑动,经过自己柔软纤细的腰肢,抚过自己浑圆细滑的大腿,插进了她紧闭的大腿内侧……

“别…… 别这样……求……求你……”

陈数娇羞万般,芳心又羞又怕,她苦苦哀求着,可是她已感到自己的身体已渐渐不属于她自己了,在孙周身体的重压下,自己的娇躯玉体是那样的娇酸无力,他狂热粗野的抚摸不再是令人那么讨厌,随着他在自己柔软娇翘的乳峰上的揉搓,一丝电麻般的快意渐渐由弱变强,渐渐直透芳心脑海,令她全身不由得一阵轻颤、酥软……

当孙周的手从陈数的乳峰上向下蜿蜒而过,直插入她那紧夹的大腿根时,更令陈数全身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快意……

他用手死劲分开陈数的玉腿,伸进她的下身,紧紧按住她娇嫩羞涩的玉沟一阵恣意揉抚,一股女人青春的体热直透他的手心、大脑……

陈数初时想用手阴止他,可怎么也无力把他的手抽出来,陈数秀美娇艳的小脸羞得通红,从未有过男人抚摸。

男人感到陈数的下身越来越热,女人的绝色娇靥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急促,他兴奋地继续挑逗着身下这绝色娇美、清纯可人的俏佳人,不知什么时候,他感到自己手掌中的那一团三角底裤已濡湿了一小团,他欣喜万分。

他开始把自己脱得精光,他身下美丽绝色的纯洁处女陈数此时正竭力想抑制住脑海中那波涛汹涌的陌生而令人害怕和羞涩不堪的淫欲,可是那埋藏在一个成熟女体内已经很久的正常的生理反应一经唤醒却再也不能被平息下去了。

陈数感到自己已不能控制脑海里的淫欲狂涛,已不能控制自己身体那些羞人的生理反应,她的芳心感到又羞又怕,娇羞万分,一张吹弹得破的娇嫩玉靥羞得通红一片……

突然“咝”的一声,陈数感到胸口一凉……

原来,孙周在脱光自己的衣服后,又给陈数宽衣解带,解开了陈数衬衫的扣子,脱光了陈数的上衣,然后一把撕掉了陈数的乳罩……

正娇羞无限、不知所措的陈数已被脱光了上身,一对雪白饱满、柔软、娇挺的乳峰惊慌失措地脱围而出……

只见那一片洁白得令人目眩的雪肌玉肤上,两只含羞带露、娇软可人的乳峰顶端,一对鲜艳欲滴、嫣红玉润的玉乳乳头就像冰雪中含羞开放的花蕊,迎着男人充满欲火的眼光含羞绽放,微微颤抖……

陈数羞红了脸,娇羞无限,不知该怎么办,可还没来得及用手捂住自己饱满、娇挺的玉乳,就已被他一口含住了一只饱满的乳峰,令陈数不由得娇羞万般……

孙周用一只手握住陈数另一只柔软、娇挺的玉乳恣意揉抚,另一只手又解开陈数的裙子,陈数全身除了一条三角内裤外就一丝不挂了,成熟女性那粉雕玉琢般晶莹雪滑的美丽胴体已完全赤裸在了他的眼前。

男人的手隔着陈数薄薄的丝质三角裤,轻轻一按她那饱满微凸的娇软的处女阴阜,优雅绝色、秀丽清纯的陈数娇躯不由得一颤,他暗暗高兴,立即脱下陈数的丝质三角内裤,绝色娇媚的可人儿已经一丝不挂了。

只见成熟女人陈数那美妙玉滑、雪白修长的粉腿根部,一团淡黑微卷的阴毛娇羞地掩盖着那一条诱人的玉沟……

看到这样一具犹如圣洁的女神般完美无瑕、如凝脂般雪白美丽的优美女体赤裸裸地横陈在床上,他兴奋地压了上去。

正娇羞万般的陈数忽然感到下体一凉,全身胴体已一丝不挂,紧接着一个火热的异性身躯重重地压在了自己娇酥万分的玉体上,一根又粗又硬的火烫的肉棒紧紧地顶在自己的小腹上,处女芳心又一紧,“嗯……”

的一声娇喘,娇羞万分,粉脸羞得更红了,她娇弱地挣扎着,无助地反抗着……

孙周一面含住陈数的一只饱满雪嫩的玉乳,吮吸着那粒粉红娇嫩的乳尖,一只手握住陈数的另一只娇挺软嫩的玉峰揉搓,一面用手轻抚着陈数那白皙细嫩、晶莹剔透的雪肌玉肤,滑过清纯娇美、楚楚含羞的绝色丽人纤细柔滑的柳腰、洁白柔软、美妙平滑的小腹,直插进少女陈数的下身……

“啊……”

一声火热而娇羞的轻啼从陈数小巧鲜美的嫣红樱唇发出,开始了处女的第一次含羞叫床……

孙周在陈数柔若无骨的娇美玉体上恣意轻薄、挑逗,一个未经人事的老处女哪经得起男人如此挑逗,特别是那只插进陈数下身的淫手,是那样温柔而火热地轻抚、揉捏着优雅绝色的纯情熟女那娇软的阴唇。

“啊……啊……啊……”

在孙周手指的规律的动作中,陈数的脑海已经变成一片空白,芳心虽娇羞无限,但还是无法抑制那一声声冲口而出的令人脸红耳赤的娇啼呻吟……

作为导演的孙周自是可以体会陈数此刻的心情,但他还是刻意的挑逗着少女那颗娇柔而羞涩的芳心……

不一会儿,只见陈数下身那紧闭的嫣红玉缝中间,一滴……两滴……晶莹滑腻、透明粘稠的处女爱液逐渐越来越多,汇成一股淫滑的处女玉露流出她的下身,粘满了他一手。

陈数娇羞万般,玉靥羞红,根本无法控制自己此刻激荡的内心,她的下身变得那样湿、那样滑……

孙周自是明白到了自己发挥“特长”的时候了,于是他分开陈数含羞紧夹的玉腿,挺起如又粗又长铁棒一样地阳具向女人的下身压下去。

陈数突然从狂热的欲海中清醒过来,拼命地挣扎,想甩脱那根插进下身大腿内侧的“大棒”可是由于那巨大可怕的火热的“大棒”上早已经沾满了女人下身流出的粘稠津液,而且陈数阴道内早已湿濡淫滑一片孙周顺利地用龟头顶住那紧闭而滑腻的娇软阴唇,微一用力,龟头已分开两片稚嫩娇滑的湿润阴唇,他一鼓作气,下身一挺,硕大浑圆的龟头就已挤进湿濡火热的娇滑阴唇,顶进陈数的阴道口。

“嗯…不要…”

在优雅美貌的成熟处女的柳眉轻皱、娇啼婉转声中,他下身再向前一送,巨硕粗圆的龟头已刺破陈数作为黄花闺女最后一道证明的处女膜……

“……啊……啊……痛……好痛啊……嗯……不要…”

陈数秀眉一皱,一阵娇羞地轻啼,美眸含泪,只见自己下身那洁白的床单上已经是落红点点……

欲火中烧的男人哪管处女呼痛,孙周继续向陈数的阴道深处连连推进,在美丽绝色的清纯处女的破瓜呼痛声中,终于深深地进入到陈数体内……

孙周那火热硬大的阳具紧紧地塞满陈数那“蓬门今始为君开”的紧窄娇小的处女阴道,那一部《相思树》也随之处处飘红了。在这朵朵红花中,陈数完成了从花瓶到演技派女演员的转变,温文尔雅的成熟女人成了美丽动人的旗袍女皇,陈数的人生之路正式向各式的男子们放开了……

-----------------------------------------------------------------------------------------------------------------------
热点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