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明星系列 > 有准备之小李念

有准备之小李念

如果你至今都不知道“海藻”那只能说明你有脱离世俗社会的苗头。现如今大热的电视剧《蜗居》里,宝贝李念扮演的“海藻”由于操心房事——买房这件事——不得不委身权势。

现今的爷儿们看惯了风月场上的朱唇玉脂与波涛汹涌,眼前突然出现这么一个眼神纯净笑容无邪的姑娘,有如一道光芒直射进衰竭的肾脏,唤起少年时跃马挺枪的遐想,又怎能不教他们日渐枯萎的器官重新为之一振?

李念就是这样一妞儿,刚入行时,没有任何悬念地遭遇“潜规则”邀约,结果,她一害怕,竟然问剧组讨了一张火车票逃回了上戏!

而这一次,导演滕华涛却正努力的挑战小姑娘的底线,当她拿出剧本,随意的翻看了几页,脸颊上突然涌起了红晕,手微微的颤抖着,时间仿佛回到了几个小时前……

“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吧”李念的脑海中回荡着导演滕华涛下午对她说的那一番话“宋思明和海藻的那一段床戏,我担心你拿不下来……你要好好考虑了,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我当然希望你不要放弃,我也不希望把你换掉……如果你确信能拿下那一场戏,晚上就到宾馆里来找我……”

滕华涛是著名导演滕文骥的儿子,滕文骥和陈红、袁泉、孙逸飞们的关系早已为圈内人熟知,深得老父遗传,滕华涛也善于精淫女道,李念回想起经纪人对导演的评价。……

到了约定的时间,李念准时敲响了滕华涛的房间,身着抹胸长裙的小丫头小露性感,充满时尚气息又不发清纯一进门,已经等候多时的滕华涛一把抱起来李念,激烈地亲吻了起来,只把小丫头吻得喘不过气来,一把将他推开……

“你干嘛这么用力啊?”

李念的脸颊上泛起了一层红晕,表情看起来似羞似喜,声音柔柔的、软软的,好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向着欲与自己偷欢的情郎撒着娇。

滕华涛再一次领教了李念这样娇媚的表情,不禁有些目眩神迷,心中也荡起了一丝涟漪。

“瞧你这傻样?”

李念看到滕华涛呆呆的看着她,脸上的红晕更深了,娇媚无比的横了他一眼,脸上洋溢着羞喜交加的神情。

滕华涛只觉得心底深处的某根心弦被触动了,李念的娇媚让他深深的着迷,伸手一揽就将小姑娘拦腰抱了过来。

在滕华涛的二次“突然袭击”之下,李念先是浑身一震,欲再次将他推开,但马上意识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便不再反抗,而是顺着男人的力量软软的倒在了他的怀里,娇喘微微的小嘴正贴在他的耳边,呼出的热气弄得他的耳朵痒痒的。

“噢……”

滕华涛下身一紧,顿时感觉身体快要爆炸了似的,不由自主的将怀中的胴体搂得更紧了。虽然隔着衣服,但是他仍能清晰的感觉到李念胸前的两座玉峰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胸膛,那大小、那硬度都让他充满了向往……

小姑娘的一头秀发挡住了滕华涛的脸庞,幽幽的发香沁人心鼻;怀里娇躯的温度正在逐渐升高,耳边传来的娇喘也更加急促,他们的情欲正在开始升温。

不知什么时候,滕华涛的双手已顺着李念的身体的曲线下滑,来到了她那翘翘的臀部,不能自已的抚摸起来。

“呼……呼……呼……”

李念的娇喘声变得更加急促,她的双手也紧紧的抱住了滕华涛的后背,娇躯在他的怀里蠕动着。

滕华涛强忍住心中的冲动,伸手将李念扶了起来,让她的脸正对着自己的脸。

小姑娘的脸很红,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饱含着无限的娇羞与柔情,仿佛要把滕华涛陶醉了似的。

“小李,我……唔……”

滕华涛刚想开口说话,李念那红嘟嘟的小嘴却朝他的嘴唇印了过来,在四唇再次接触的那一刹间,两个人的情欲之火已经彻底点燃。

“嘿……咻……”

他们两人的呼吸都十分的急促,嘴唇激烈的交缠在一起。紧紧的搂着对方,好像要把对方的身体跟自己融为一体似的,想不到平日里看似纯净无邪的小姑娘会突然变得这么狂野,让滕华涛有种异样的感受。

小姑娘香滑软腻的小舌有如一条灵活的蛇般再次伸进了滕华涛的口腔,诱惑着他的神经;滕华涛也不甘示弱的伸出自己的舌头,和这灵活的小蛇纠缠在一起,不眠不休。

滕华涛忍不住变得粗野起来,右手在小姑娘那娇翘的臀部轻轻的拍打着,而左手则从李念的上衣下面探了进去,隔着乳罩将她的右乳抓在了手中,用力的抓捏起来。噢,那软中带硬的触感实在是太美妙了,一阵阵快感直冲大脑,胯下的银枪已识趣的耸立了起来。

滕华涛有些急不可耐的把李念推倒在沙发上,伸手就欲去脱她的衣服,欲将她就地正法……

小姑娘却突然挣扎着坐了起来,娇羞无比的看了滕华涛一眼,媚眼如丝的小声道:“滕导,到房间里……好吗?”

滕华涛微一愣神,马上就明白了过来,微笑着点了点头,拦腰抱起了李念柔软如绵的娇躯就向卧室走去。

李念的双手抱着滕华涛的脖颈,小嘴吐气如兰,娇喘微微,整个娇躯也变得火热。

到了卧室之后,滕华涛将李念往床上一抛,飞快的拉上窗帘,然后就朝床上的小姑娘扑去,在她的额头、脸上、脖颈上留下一串激情的吻,两个身体交织着滚在了床上。

滕华涛到处摸索着、游移着,李念感到不住的晕眩,手脚四肢麻无力,一股股热流从体内流经阴道渗出体外……

滕华涛的手从下面伸进短裙里,手指穿过内裤缝直接揉捻着阴核。小姑娘感到一阵阵电流般快感由阴核散向全身,淫水也开始不断涌出。

小姑娘红着脸朝滕华涛羞涩的一笑,将上身微微抬起,同时将双臂举过了头顶,示意他来剥去她身上的衣着。

快速的剥离了彼此身上的‘累赘’后,滕华涛躺卧在大床上,小李念此刻早已经被挑逗地性奋的不行,便直接往男人的身体上跨骑上去,用手扶正阳具并在春潮泛滥的阴道缝磨了磨,找准小穴坐了下来,大鸡巴应声没入体内,一下子到了底,直抵花心,胀得阴户满满的,白泊泊的淫水顺茎流出。

“呜……”

李念闷呼着,身体前倾趴在滕华涛身上,屁股耸动丰腴的肥穴将鸡巴上下吞吐着,淫水从穴口飞散而出。

“好……深……好过瘾……啊……这一下……又……到底了……啊……好好……喔……舒服……”

李念乱晃着头,披头散发如梦呓般浪叫,可爱的脸蛋前倾,含春的媚眼半闭着,享受着美妙的感觉。

李念渐渐地总结出了规律:屁股耸动得更快淫穴夹得鸡巴更爽……

滕华涛也不断向上挺插,15分钟后,终于李念被推到顶端了,她抱紧滕华涛,下臀配合着猛椿,感觉穴心阵阵颤抖,失声叫着“啊……导……导演…我到……了……喔……”

穴内紧缩,火热的浪水冲刷着龟头,随即被括出穴口,一冲而出,瘫倒在滕华涛身上不断抽搐。

滕华涛坐了起来鸡巴仍然插着小穴,抱翻李念压在身下,架起双脚飞快地抽插,每一下都直插到底直抵花心,抽插三四十下。

李念弓起身子抱紧滕华涛,嘴里忍不住大叫“啊……”

淫液四散飞喷,流在股沟,全身僵直,第二次高潮又来到。

滕华涛也到了,一下深插,抵住花心浓精狂喷……

这部戏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有影评人总结,无码音像制品里,女主角总是被安排从清纯羞怯的学生或者循规蹈矩的OL变得不堪,暗合了男性潜藏的审美情趣和征服欲。

所以滕华涛导演得意地评价道:自己选了很多女演员试戏,发现也只有貌相清纯如李念般的女孩,方能将“海藻”面对两个房事的半推半就刻画得如此入木三分,即使做了小三,大家都恨不起来。

-----------------------------------------------------------------------------------------------------------------------
热点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