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明星系列 > 强奸郑秀文

强奸郑秀文

把郑秀文的亲密女友弄晕在客厅后,我就走向郑秀文的套房去,因为我今晚的目标就是这个乐坛天后,也是上次委托我强奸梁咏琪的人。

如果不是答应了梁咏琪要反奸委托我强奸她的人在先,我或许已经上了郑秀文的女友了;想不到秘密和许志安分手后,郑秀文看中的是个女人,而且是身材面貌都不俗的女子,真搞不清楚郑秀文是不是真的同性恋,当初我也更想不到,郑秀文要我淫玩她的好友梁咏琪,而现在她们两姊妹互相委托我强干对方,我也乐于坐收渔人之利。

郑秀文现在应该是在她套房的浴室内洗澡,我急急脚进入她的套房,把耳朵贴在浴室门上听听里面的动静,忽然间,门锁扭动,郑秀文一边打开门,一边说:“喂,帮我拿套睡袍来,我……”郑秀文或许是叫她的女友吧,但当她与我两眼对望时,她呆了一呆,然后“哇”了一声,大力把门关上。

我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吓,回过神后,立即一脚把浴室门踢开,郑秀文正企图用浴室内的电话求救,她也没想到门锁禁不了我的一踢就破开了,吓得倚着墙壁,急忙打电话报警,但当郑秀文她发现电话筒并没有任何声响时,她知道电话线被切断了。

“你……你是谁?你……想怎样?”

我笑着说:“我是霸邪,就是你委托去强奸你好姊妹梁咏琪的人。”

郑秀文听到了她曾做过的亏心事,心也怯了:“你……你……我不知道……是我的保母安排的!我什么也不知道!”

“没关系,我只是来收上期的付款罢了。”

“什么?我保母应该已经付了所有钱……”郑秀文发觉自己说溜了嘴,连忙收声,给我机会接上去:“不是这一笔,是梁咏琪请我反奸你的那一笔,即是你的身体。”

郑秀文听了,即时想撞开我冲出浴室逃走,我顺势让她溜过我身边,却用手从后扣着她的颈,郑秀文被我捉住,慌得双手抓着我的手,企图把颈上的束缚扯开,但我又怎会轻易放弃,嘴巴在郑秀文耳边说:“没有一个我要干的女星可以走出我的五指山。”

这说话已经给郑秀文不少震撼,当我另一只的手指在她的胸上抚摸起来,她更加知道我不是说笑的,惟有用尽全身气力,把我的手抽开,而我也以为郑秀文她不会再反抗,一时手松也让她得逞甩开了,但没关系,因为郑秀文她只是返回之前的浴室的死角罢了。

郑秀文见仍未能彻底逃离危机,决定阴孤注一掷,鼓起勇气向我起飞脚,这次我不会再大意了,起手用手臂挡了郑秀文的一踼,并看准她收脚时脚步不稳的时机,立即拥上去,郑秀文吓得转身,但已被我从后揽着,压在浴缸旁边了。

“不要啊 ~~~”

虽然把我已经把郑秀文压着,但还未能完全制服她,郑秀文的力量比我想象中来得大,我也得要花力气;背向我的郑秀文,不停乱挡我多次从后想入侵她衣服内的攻势,而她的身体也扭得很厉害,我的手在郑秀文她的肩膀上伸向她的胸前,她就把身体扭向另一边,我又从她的腋下进攻,她立即用手拨开我的禄山之爪,想使我知难而退。

惟有改变一下攻势了!我再次双手夸过郑秀文的膊,似是再一次向她施以胸袭,郑秀文见了,即时摆开身体,以为这样也会令我无从入手,怎料我已算定她的动作,早就盯着她颈背的位置,揪着她的衣领,郑秀文身体往右一移,我乘机往左扯破拉下了她的上衣,郑秀文丝质的恤衫,从上而下在她的玉背滑下。

郑秀文连忙抓紧自己破烂的上衣,但她的黑色胸围带,已经在她的背上露出了来,我见到了目标也不手软了,就拉着郑秀文胸围的带子去扯,郑秀文顾不了自己身上成了烂布的衣服,死命拉紧胸围,以保护上身最后一道防线,我也和她斗力一扯,不但扯破了郑秀文的胸围,也把她整个人扯得跌躺在地上。

郑秀文用手支撑一下身体,但已给我最好的机会,把郑秀文她身上的两个奶罩抛开,郑秀文大叫一声“唔好”,连忙一手横向挡在胸前,另一手奋力推着我的身体,不让我得寸进尺。

但我不急于进攻,因为我知道要是郑秀文要阻挡我的话,我也不会容易得手,所以我就改变攻击目标,整个人压向她,尽管郑秀文如何推着我的身体,但一个处于慌惶之中的女人,是不及我这个职业奸魔的力量来得大,要我身压身还未成问题;郑秀文感到身体已经被压得不能动弹,而且强暴者的脸已经哄上来了,她的表情也变得厌恶和害怕,立即把头扭向一边;我见了也十分高兴,伸出舌头,在郑秀文的耳珠上舔。

“啊 ~~~ 啊 ~~~”郑秀文极力的防卫露出了一点破绽,我就继续在她的耳边吹气,舌头又在她的面孔上溜过,郑秀文的皮肤十分娇嫩,连我的味蕾也觉得她的皮肤真的象是蛋衣一样柔滑;相反被人品尝的郑秀文,害怕的程度急速上升,因为她自己也感到自己细胞已经不知不觉兴奋起来,郑秀文越是害怕,胸前的手揽得自己越紧,她明白自己性欲的死穴就在胸脯,一被攻陷了就会万劫不复。

郑秀文被我舔着脸孔,她就把头越扭越开,到我的舌头横扫到她的嘴唇时,郑秀文甚至差不多把面贴在地上,我也不强来,把舌头往下走,舔着郑秀文的粉颈,郑秀文身体一震又是一震;郑秀文她的体香加上化妆品清幽的味道,我闻了一闻,已经忍不住吻上去了,在她的颈上留下一个个狼吻的红印。

我学着郑秀文卖化妆品SK-II广告的对白来说:“哈,一定是用了很美白精华素,真的靓到哗哗声。”我见她的反抗减低了很多,就尝试拿开郑秀文保护着胸部的手,郑秀文立即紧张起来,甚至双手紧扣自己的身体,于是我就用左手伸向她的下体,突如其来在她的两腿之间一拍她的阴部,郑秀文的本能反应立刻用手往下移,我连忙右手盖着她的左边乳房,右边的乳峰却被我的嘴唇含着。

“啊 ~~~ 不要!喂……啊啊啊啊……我……啊啊啊啊 ~~~”

郑秀文知道中计也已经太迟了,快感急速由左右两粒乳头散布到全身任一个角落,连脚趾尾也象被电流击中一样扯直,她的身体也拱起来,双手也向两边伸直,手指乱抓着地板,若果浴室的地板不是瓷砖而是木板的话,我相信地板上会留下郑秀文一条条指甲痕。

“唔好!唔好!啊呀 ~~~”郑秀文的理志只能令她这样的叫,她已经完全没法反抗了,更令郑秀文苦恼的是,兴奋也已经抢入她的脑袋了,一浪接一浪的刺激在脑海中冲击下,郑秀文的精神意识已经不能百分百集中了,一时间理性要她防守,一时间快感要她向原始欲望投降,郑秀文已经不知所措。

初时我也奇怪郑秀文为何会如此着紧胸部,现在见她一被我玩波就如此兴奋,我明白了一切,即时加多两钱肉紧攻击她的弱点;双手托着郑秀文的奶子,母指食指紧夹着她的开始坚硬起来的乳峰,就打转地搓;我轻轻地榨压着她的乳房,郑秀文的呼吸就急速多一点;我放松了动作,手指再揉着她的乳头,她就呻吟起来。

既然动了手,当然还要动口;左手照旧托着郑秀文的乳房,嘴巴也贴在“布丁”上面了,在郑秀文的乳晕旁轻吻,郑秀文不断叫我不要继续,可是她的乳头却又老老实实地持续涨大中,直至我完完全全把嘴巴再一次含着她的顶尖时,我感到郑秀文的乳头比起之前涨大坚硬了几倍;我即时上下唇夹着郑秀文的“葡提子”,舌头把她挑逗着她的尖峰,把她的体香勾在舌头中。

“啊啊啊 ~~~ 我受不了……啊啊啊……不要啊……求求你 ~~~ 求你停手……”

郑秀文上身的性感位置被我舌舔不够十多下,就已经投降求饶了,但她的思想挣扎还未放弃,我又怎会放过她!我停下一切爱抚、舔吻的动作,从裤中把阳具掏出来,郑秀文看见了,知道不会有好事情发生,吓得流出泪来,不断摇头喃喃自语叫“不要”,但我也不管她的意愿如何,夸过她的身体,就把阳具放在她的乳沟内进行乳交。

“呜 ~~~”郑秀文哭了出来,乳交比起其他淫秽的动作更打击她的意志,很快平静了短暂时间的欲火再次燃烧起来,呻吟声夹杂在哭声之中而响起,我双手操控着郑秀文的奶奶,两股肉弹就上下套弄我的“弟弟”起来,而且我也不是随意捉住郑秀文她的双乳摩擦我的阳具便算,而是一边抓着她的乳房,母指一边按着她的乳头打圈;我的母指越是抹得她的乳尖快,郑秀文越是呻吟得厉害。

“啊啊呀……我……啊啊啊……爽……啊啊……好刺激……啊啊啊……这……我……啊啊啊呀……我受不了……啊啊呀 ~~~”

我对郑秀文说:“受不了就叫出来啦。”

“啊呀……这……”

我即时在郑秀文两边的乳头一弹,她立即淫叫起来,受了致命的一击,郑秀文豪放得很:“啊啊啊啊呀 ~~~ 我死啦!啊啊呀……爽死我啦……快……快榨我的波……榨死我……啊啊啊啊呀 ~~~”

终于使这红遍港台的天后级女明星成为我“根下之臣”……不,还未正式成为,因为我还未好好正式操干郑秀文,又怎可以算!

不过郑秀文软绵绵的乳房确能充分刺激着我的阳具,我不时用她硕大的乳头横扫的棒身,又加快她双奶摩擦我子孙根的速度,更令我的“弟弟”兴奋不已;但次次都“颜射”也会闷的吧,所以我先对郑秀文说:“喂,我要来一发了!”

“啊啊啊啊 ~~~ 好……啊啊啊啊啊啊呀 ~~~”

在精液爆发出的一瞬间,我站起身,学很多日本AV片的男主角一样,居高临下摆动着我阳具这枝水炮,在郑秀文上面把精液乱射,一时间白浊的精液都黏满在郑秀文的脸孔、秀发、口腔、玉颈、胸口上了……

郑秀文被布满上半身的白色液体吓呆了,但她知道自己的性欲已经完全被挑起了,而且不再厌恶被人淫玩,除了从刚才自己放荡的叫床声中表现出来,她也早已泄完一次又一次,弄得下身的内裤和长裤也全湿了;郑秀文呆呆的,明白到自己也是这男人的一件性玩具罢了。

我当然也掌握到郑秀文的心理状况,因为她下体实在湿得太紧要了,她的淫水不单令到她浅色的丝质长裤以及内裤变成半透明,可以看到阴唇和阴毛都约隐约现,而且她的下身还有一阵阵扑鼻的淫液气味。

我把郑秀文拉起,要她伏在浴缸旁边,一手捉住她的两条裤子的裤头一扯,郑秀文雪白的屁股就映在我眼前,我的双手已经放在上面抚摸了,郑秀文完全没有反抗,甚至我拍打在她极有弹性的肉团上时,她也没有怨言。

“好!实在很听话,现在也给你前面爽爽。”

郑秀文听了,立即紧张起来,但我已经用她扫面的化妆扫插入阴道,郑秀文“啊”了一声,然后大叫好痛,连忙扭动屁股企图回避,但化妆扫的毛已经塞下了她的下体,不过她的阴肉收缩得很厉害,即使郑秀文她的信道真已湿透,化妆扫的柄子还是不能进入她的阴道分毫。

我有点奇怪,把化妆扫拔出来,化妆扫几乎被迫得不能拔出;当阴道再得到舒缓,郑秀文已经透大气了,但下一波的痛楚又来了,今次不是来自入面的肉壁,而是外面的阴唇;我正用眉毛修剪器,称为眉钳的化妆用品撑开郑秀文的阴唇来看。

“什么!Sammi你还是处女!”因这意外的收获我大大声地说。

难怪郑秀文她在意前面的累森林,她有点惊怕和哀伤地回答:“是的……”看来郑秀文本想把保留三十年处子之身留给未来的老公;不过现在给我霸邪发现,当然是留给我啦!幸好刚才化妆扫并没有弄破郑秀文的圣女像征,否则我不能“独家试插”了。

啊……讲起“独家试插”,我想起A片帮我改了郑秀文一首歌《独家试唱》的歌词,我立即从裤中找出歌词,抛在郑秀文面前,命令她:“把这首歌唱出来吧!”

郑秀文一看就知道这是自己名曲的淫乱版,但她在我同时一下又一下挑逗G点,她已无法抗拒不唱:

房间里一起玩波 高潮未到 不管你要榨几多   谁出了阳具哥哥 现场直插 我得卖力地配合   插我么就来桶我 淫液变成恒河   唇边偏要问 可不可插过

如何 让我用丰胸挂念你“细佬”   如何 能预留热烫的宝贝   如何 让你又粗暴挑逗我“阿妹”   全凭 狂热动作插的阴尻

Ooh 仍期抽出一插触电   Ooh 叫你可独家操干我

郑秀文一边唱,一边被我挑弄“豆豆”,她的“阿妹”兴奋得很,淫水可以用“喷”来形容,我插入在阴道内的两只指头都全湿了,头甲也藏住了郑秀文“妹妹”的密汁,甚至我手臂上也是淫水的水花;而郑秀文本身也唱高了几个度数,在一些高音位她也差点走音了,A片也说过这歌也可能改得不太好,不过不要紧,淫荡的歌曲由淫乱的女歌星来唱才是一绝,我简直听出耳油。

郑秀文越唱越兴奋,甚至重唱部份她也唱得朗朗上口,我就真的要来个“独家试插”了,把阳具捅入郑秀文的阴道内。

“啊啊啊啊 ~~~ ‘叫你可独家操干我’!”

郑秀文真的走音了,她浪浪的歌声中,又是一下下“啊啊”地叫,身体自动自觉抬高屁股让我的抽插更为方便,我也乘着郑秀文阴道的湿润程度,排除她阴肉的收缩压迫,直捣郑秀文的处女膜;把阳具抽出,处女之血与淫水一起流了出来。

一插后当然就是再插!郑秀文被破处兼且被抽插所产生前所未有的兴奋,覆盖郑秀文全身,郑秀文只感到爽得要死,什么也不记得不想起了,不要说之前想保持的洁白之躯或是防卫的想法,甚至连我给她的歌词她也唱不出了,她只懂得叫床:“啊啊啊……你操得我好爽……啊啊呀……你插得我好high……啊……不要插得这么浅……啊……入……入……啊呀……是啊……插得好深啊……啊啊啊啊呀……”同时间她也配合地前后摆动身体。

郑秀文她卖力地配合,我当然也卖力地进攻,除了“九浅一深”标准的插击方法外,我甚至一边抽插,一边把郑秀文推落浴缸,她的阴户向天,方便我用“打桩机”打桩,三十年来未经任何性事的郑秀文,又怎可能受得我这样的攻击,她的“妹妹”不断分泌淫水表示投降外,她自己也不能不哀求了:“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啊啊啊呀 ~~~ 我真的不行了……啊呀……泄啦……啊……啊啊啊啊!霸邪,求你……求你快快给我……啊啊啊!我死啦!快给我……我又要到啦!啊啊啊啊 ~~~”

“哈哈,你早前不是求我不要搞你的吗?现在却想我给你高潮?”

郑秀文苦苦哀求:“是我错!是我说错说话!啊啊啊呀 ~~~ 求求你快给我……啊啊啊……我受不了……我要死啦!啊啊啊!快……快射死我!”

“那么现在说清楚一点你想我怎样?”

“啊啊啊呀!把你的精液射入我体内!”

既然郑秀文也已经无条件投降,我无谓再拖,就把“桩柱”深入直达她的子宫口一刹那间,把无数的精液送入郑秀文的子宫内;被我用精液填满子宫的郑秀文,爽得作最后的淫叫:“啊啊啊啊啊呀 ~~~”

完成反奸的工作后,我就整理好衣服,准备回去了;才一步出房间,就听到客厅有女性的呻吟声响起,这应该是郑秀文女伴的叫床声,但奇怪了,屋内应该只得我、郑秀文和她的女朋友三人罢了,那个美女又怎会兴奋起来,除非她正在自慰。

我退回房间门边,再小心地探头往外望,发现郑秀文的女伴正是一丝不挂,狗爬般蹲在沙发上面,明显地她不是在自慰,我再把头伸出一点,看见一双手正捉紧美女的腰,但又由于灯光加上我的位置问题,我完全看不到美女身后的人是谁,只看到那人的影。

从那人的动作来看,可能是个女人,利用假阳具抽插郑秀文的女朋友,因为那人的动作实在太温柔了,但“她”却又看来很准确插击对方的花心,令到美女既享受,又感到兴奋,她们似热恋中的情侣们做爱一样,那美女不似被人强暴,不断笑着地叫:“插我啊……啊啊啊……操我吧……爽死我了……啊啊啊呀……我舒服得要死啦……啊啊啊啊……”

“我的小美人,让我再使你更舒服吧。”

那人开口了,我吓了一跳,因为那人是个男人!而且不是纯中国人口音;怎会有一个男人可以做爱做得这么温柔?但……他确确实实操得前面的美女贴贴服服!那美女甚至开口说:“让我们……让我们一起到吧……啊啊啊……实在美极了……啊啊呀……我们一起到高潮吧……”

“好,你愿意直接接收我的精吗?”那家伙温柔地说。

“愿意……啊啊啊啊……我愿意……啊啊啊啊啊 ~~”

由那男人射精、阳具停留在她阴道,直至阳具拔出,郑秀文的女伴都是笑着享受,甚至男人把阳具抽出后,她更甜美地入睡了;我真的疑惑得很……

那男人穿好衣服,我才发现他着的是英国式的黑色燕尾礼服,手执绅士用的柺杖,头顶还有一顶高礼帽;这个十足十的怪人从暗影中走出来,又停下来,笑着轻声地说:“房内那位力量型的先生出来吧,是位绅士就不要闪闪缩缩。”

我也从房间走出来,现在一看才知那个男人是个英国人,不算太高大,形象十分施文有礼,单是这一点我也对他有好感了;他又继续说:“呀,我今天都算幸运,想来试试香港的女明星是否真的如传闻中好玩,却给我遇上了行家;这位先生怎样称呼?”

“霸邪;你呢?”

那绅士笑说:“我叫占姆,是英国人,不过我的同伴都叫我‘绅士’;霸邪先生,有兴趣一齐饮酒谈谈大家的经历吗?”

我想了一想,也绽放笑容说:“不要了……除非让我请客。”

“有请。”绅士还是一贯可亲的笑容,展开手让我先步出郑秀文的家。

……

“你说17号来了香港?”

手下战战兢兢对念心王说:“是的,以前组织中的17号……即现在人称‘绅士(the Gentleman)’的人来了香港。”

念心王把双手放在桌上托着鼻:“那家伙来香港干什么?”

“不太清楚,但情报指出,是有人邀请了美国的‘角色团(the Role Players)’来香港,角色团派了其中一名高层成员绅士来考测。”

“考测什么!是来强奸女明星才是真的!角色团本身就是美国的职业奸魔组织……不过没想到绅士也加入了他们……”

“念心王大人,你对角色团很熟识的吗?”

念心王说:“我只是最近听过他们有意发展亚洲的市场,而他们本身有五名高级人员,全都是来自世界各地一流的专业色魔……”念心王忽然奸笑:“不过如果绅士也是五高层的其中一个,那么角色团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因为绅士只是一个强调要捉摸女性心态、用温柔性爱方法的理论派人物罢了,我看不出他有什么厉害……”

“那么绅士是受谁所托来香港的?”

念心王用他的犀利眼神望望手下,说:“这正是我想知道的……”

-----------------------------------------------------------------------------------------------------------------------
热点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