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明星系列 > 新红鸳鸯蔡飞雨

新红鸳鸯蔡飞雨

因为参与“红楼梦中人”选秀,我们看到了这个纯真质感的美女蔡飞雨,因为《新红楼梦》的开播,我们熟识了这个悲情鸳鸯女蔡飞雨

作为选秀出生的一人,蔡飞雨应该算是比较幸运的,她成功地获得了沈阳赛区宝钗组的冠军,也因此被邀请到了北京电视台的新片《真情人生》剧组,这可以算是对她这样一个非科班出身演员能否抓住机遇成功上位的能力的一次检验

在此之前,她在一个圈内人士的聚会上遇上了陈友旺。对于陈友旺,大家应该不会太陌生,想当年,他也是张钰的“伯乐”……

作为一个无名的小演员,蔡飞雨的最大优势是年轻,所以很自然的吸引了陈友旺的眼光,他主动的把小姑娘拉到一个安静的角落攀谈起来,“你的形象不错,有个叫《真情人生》的剧组正在找演员,我可以给你引荐一下” 说完,陈友旺就欣赏起了这个粉嫩的小丫头,目光从那修长笔直的双腿,看到那平坦小腹,再向上那微微挺起的双峰,越过那双峰,是蔡飞雨那青春洋溢的脸颊,此刻小丫头正满脸羞红的偷瞄着他身上的某个部位。

一低头,陈友旺便发现了问题的所在,原来自己刚才上完洗手间后忘了把裤裆的拉链拉上了,因为刚才见到小姑娘的时候动了点春心,下面那个火热的东东已经顽皮的跑出了内裤的包围……

被小丫头给看光了啊!陈友旺顿觉老脸丢大了,此时恨不能赶忙捂住那里。但很快,陈友旺就发觉这是一个难得的机遇,于是他一下子就抱住了面前的青春靓丽的小丫头,感受着她那水嫩双峰的柔软,稣香入怀,简直充实的极其舒服。

年轻的蔡飞雨没想到这位大叔竟然如此胆大,在公共场合就抱住了自己,刚才那羞人的东西,简直吸引了自己全部的心神,那是女人的克星,她还是在参加选秀的时候尝到过肏穴的乐趣,当然初次破瓜时的疼痛也是她所不能忘却的。

回想着以前的感受,蔡飞雨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反抗,陈友旺心说:“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在这里把她就地正法算了。”

于是陈友旺的大嘴一下子就吻到了蔡飞雨的樱桃小嘴儿上,大手也掀起了小丫头紧身长裙的下摆,露出了雪白圆润的大腿。

“不,不,”

蔡飞雨立刻开始挣扎着,摇着头,想说话,可是大叔的嘴亲人的技巧太厉害了,根本容不得她有说话的机会。

陈友旺的大手很快摸到了小丫头那雪白的大腿上,快速就摸进了两腿之间,摸到了那窄窄小内裤,还在那神秘的地方来回磨蹭,蔡飞雨开发不久的地方,一下子就失守了,她立刻全身发软,被陈友旺抱着,已经不再挣扎。

于是陈友旺放开她的小嘴,大嘴亲吻着那雪白的玉颈,娇羞的蔡飞雨立刻喘息地说:“陈叔,放过我吧,要是被别人看到,我怎么做人啊。”

陈友旺也怕有人前来,万一被狗仔给偷拍了,那自己的脸也是挂不住滴。他立刻把小丫头拉进了边上的一间空房内,把门给锁死了……

一股偷情的刺激,让陈友旺的动作更加快速,让蔡飞雨双手扶在门拉手上,从后面就把那紧身长裙的拉链拉开了,把下摆掀到了上面,露出那浑圆雪白的丰臀,上面那黑色的小内裤,看的陈友旺热血沸腾,大手在丰满的香臀上捏了几下,直接就扯开了那小内裤,那迷人的风景出现了。

此刻的蔡飞雨也兴奋的忘了小女孩应有的矜持,她扭动了一下香臀,轻声说:“陈叔快点儿,不要被人看到。”

陈友旺兴奋的直接就挺了上去。

陈友旺随即伏下身子,分开蔡飞雨的美腿,将覆盖的浓密芳草拨开,两片粉嫩湿润的大小花瓣露出来,他先用右手手指在那米粒大的阴核揉捏一阵,不时还抚弄外围乌黑浓密的芳草,两只指头顺着红嫩的肉缝上下抚弄后插入小穴左右上下旋转不停的抠弄,不多久,湿淋淋的春水花蜜粘满了双指。

“啊,陈叔,你快点儿,不然人来了怎么办?”

蔡飞雨扶着门扶手,翘着雪白的屁股,那肉穴早已流出了淫水儿。还身不由己舒服得痉挛似的低哼嗲吟起来,娇躯轻微的颤抖着。再一次被男人玩弄她的迷人敏感的小穴,尤其现在摸她、玩她的竟然是个认识没几分钟的大叔,这真使蔡飞雨既羞涩又抗拒,却带着说不出的舒畅,这种舒畅的刺激是在她以前从没体验过的。

“ 快,快点儿……快……嗯……唔……唔……”

蔡飞雨檀口哆嗦的不断呻吟,香汗淋漓颤抖着胴体,小穴里的春水花蜜早已像溪流般潺潺而出。

到此地步,陈友旺知道小丫头可任他为所欲为了。于是 陈友旺站在蔡飞雨身后,握住自己的那把老枪抵住了小姑娘粉嫩的蜜唇花瓣上,沿着湿润的春水花蜜在小穴四周那鲜嫩的穴肉上轻轻擦磨着。

大枪头热腾腾的摩擦所引起的快感迅速传遍了全身,蔡飞雨被磨得奇痒无比、春情洋溢,只见她紧闭着媚眼,但是却不敢放浪娇呼 ,只是小声地说:“快,陈叔,插进来,啊……插……进来……啊……”陈友旺 的老枪已暴胀到一个高度,猛然用力往前一挺,整根老枪顺着春水花蜜插入蔡飞雨那滋润的肉洞,由于被男人玩弄了没几次,蔡飞雨的小穴蜜唇花瓣娇嫩多汁、肉壁紧暖,还会自动收缩,就如她那性感的樱桃小嘴般美妙,谁会想得到她己生育过。

“啊……痛……”蔡飞雨秀眉紧蹙娇呼一声,两片蜜唇花瓣紧紧的包夹住他的龙枪,圈圈粉嫩的肉壁吸吮着他的枪头,并扭箍着枪身,这可使陈友旺舒服透顶了,那老枪塞满了小穴的感觉也是好充实、好胀、让蔡飞雨还向后挺了挺屁股。

陈友旺毫不怜香惜玉地 抽插着美艳的蔡飞雨, 次次猛捣花芯,蔡飞雨被插得浑身酥麻,她双手抓紧扶手, 白嫩的粉臀还不停地扭摆着向上猛挺,挺得小穴更加凸出,迎合着陈友旺的老枪猛烈的抽插,舒服得娇润欲滴的小嘴急促地呻吟。陈友旺边用力抽出插入,边旋转着臀部使得大枪头在小穴里频频研磨着花芯,蔡飞雨的小穴被大枪头此般转磨、顶撞得酥麻酸痒百味俱生,陈友旺浑舞着老枪在那一张一合的小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蔡飞雨娇喘连连、媚眼如丝,胴体肉香越来越浓,一波波性高潮涌了上来。那阵阵舒服透顶的快感使她湿漉漉的小穴抽搐着、痉挛着,并紧密地一吸一吮着枪头,让陈友旺爽死了。 他一面以老枪狂插在蔡飞雨又暖又紧的小穴里,大起大落的,次次都撞击到花芯, 蔡飞雨感觉陈友旺的老枪像根烧红的火棒般插入花芯深处,那种充实感是她毕生从未享受过的。陈友旺卯足了劲猛攻狠打,大枪头次次撞击着花芯,次次触底、每一下直入子宫深处, 雪臀拼命向上挺耸去配合陈友旺的狠抽猛插,舒服得媚眼如丝、欲仙欲死、魂飘魄渺、香汗淋漓、娇喘呼呼,春水花蜜猛泄。“哦……我快不行了……啊…要丢了……啊…”

蔡飞雨突然张开性感小嘴娇呼,大口气大口气地喘着,一阵阵快感迅速走遍全身,小穴内肉壁正在收缩、痉挛、吸吮着大枪头,一股炽热的阴精狂喷而出,浇到大枪头上。“不,我还没舒服呢。”

“啊,陈叔,放过飞雨吧。”

“不行。”

陈友旺笑着 一手扶住蔡飞雨浑圆的雪臀,另一手揉搓摸捏着她下垂跳跃的玉乳, 这样子要命的挑逗,蔡飞雨那有招架之力,只见她媚眸紧闭,雪臀前后左右狂抖去配合陈友旺的抽插,“噗哧,噗哧……”的抽插水声,“啪,啪,啪……”的撞击声,很是急切。

陈友旺的老枪每顶进一下,不但枪头撞击到花芯,更而套住了子宫颈,连他的睾丸几乎也掀开两片粉嫩的蜜唇花瓣直闯入蜜穴甬道去。小穴肉壁又是一阵痉挛、收缩、紧箍,把陈友旺的枪身扭得好紧好紧,蔡飞雨浑圆雪白撩人的香臀狂抖得如天翻地覆,她檀口忘形娇呼媚态迫人:“啊…啊…呀……哎啊…又要到了……啊…唔嗯……啊…”臀部则疯狂抽插约几十秒钟,炽热精液似机关枪般狂射直灌入蔡飞雨子宫深处。

阵阵滚烫精液把刚来了一次性高潮的蔡飞雨又带入了新一次的性欲高峰,她粉嫩的小穴再续喷出一股阴精,胴体轻微不停颤抖,差点没有昏迷过去。

陈友旺射完精后仍舍不得从嫩穴内拔出自己的那把久经操练的老枪,它在湿热的沟壑幽谷内仍然那般粗壮,此时,陈友旺可以清楚的看着俏艳的蔡飞雨两片红嫩的蜜唇花瓣紧紧地裹住自己的老枪,粗壮坚挺的巨枪把她的沟壑幽谷充塞得饱满。又浓又腥的精液从正交沟的性器间隙中流出,乳白色的混浊液体,阳精与阴精的混合物正顺着股沟流到 ,美艳诱人的 蔡飞雨被奸淫后的神态是这般迷人、勾魂摄魄,陈友旺心里那种报复成就快感真是无与伦比……

几天之后,陈友旺成功的贷现了自己的诺言,蔡飞雨接到了剧组的正式邀请,并成功参与了该剧的演出

-----------------------------------------------------------------------------------------------------------------------
热点内容
相关推荐